<dl id='aji69'></dl>
    <acronym id='aji69'><em id='aji69'></em><td id='aji69'><div id='aji6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ji69'><big id='aji69'><big id='aji69'></big><legend id='aji6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aji69'><strong id='aji6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aji69'></i>
      <span id='aji69'></span>
      <i id='aji69'><div id='aji69'><ins id='aji69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ins id='aji69'></ins>

      <fieldset id='aji69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aji69'><strong id='aji69'></strong><small id='aji69'></small><button id='aji69'></button><li id='aji69'><noscript id='aji69'><big id='aji69'></big><dt id='aji6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ji69'><table id='aji69'><blockquote id='aji69'><tbody id='aji6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ji69'></u><kbd id='aji69'><kbd id='aji69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2019吉林公務員考試時政熱點:影視劇裡“現代”應該時刻在場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最近  ,熱播電視劇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》的諸多臺詞錯誤引發瞭不小的關註  ,如“恃寵不驕”“手上的掌上明珠”“年紀不惑的舉子”“日子過得不知輕重的”“獨個兒一個人”等語病  ,在網絡上遭遇瞭群嘲 。

          不過  ,事實上該劇並不能簡單地評價為“粗制濫造”  ,劇中服裝、佈景頗為考究  ,世界觀有意參考瞭北宋的時代背景 ,劇情推展能看出對《紅樓夢》的借鑒  ,臺詞也能看出是刻意參酌文言文的表達方式  ,其中有些語病也可能是對一些古語表達不熟悉所致  。平心而論  ,這部電視劇對傳統文化的整體態度是有意貼近的  ,隻是由於打磨不足、把關不嚴 ,鬧出瞭一些笑話  。

          對傳統文化保持敬意當然是好事 ,在細節上不斷考究也是提高影視劇制作品質的應有路徑  。不過 ,原汁原味地復原是不可能的  ,也沒有意義  。比如《史記》《漢書》的語言基本是當時的口語  ,但是拍秦漢劇肯定不能原樣復制 ,否則恐怕很少有人聽得懂  ,更不會有人願意觀看  。至於裝扮等也無必要一味追求古色古香  ,比如清代的發辮和今天清宮劇差別較大  ,實在不合現代審美 。

          古裝劇制作 ,保持對傳統文化精髓的把握  ,營造一種古典的氛圍足矣 ,沒必要原貌構建每一點細節  。所以  ,與其刻意追求古意  ,導致錯誤頻出  ,倒不如大大方方說話  ,別摻入那些過於前衛的詞語就行瞭  。

          另一類更值得討論的問題 ,則是影視劇的價值觀  。比如引發熱議的《娘道》  ,劇中聚焦瞭女子的犧牲、奉獻、苦難  ,並將之合理化甚至理想化  ,也不乏生男、生女之類的劇情線條  。這種口味 ,或許在一定程度上表現瞭時代背景 ,還原瞭當時人們的精神面貌 ,但無疑欠缺對現代價值觀的考量 ,也難怪引發廣泛爭議  ,令不少網民表示“毀三觀”  。

          古裝劇是國產影視劇的重大門類 ,足見其受眾之廣  。無論如何 ,故事情節發生在古代 ,受眾在當代  。古代無論如何美化  ,終究是古代  ,我們和古人終究生活在完全不同的時空中  。宮鬥也好  ,男尊女卑觀念也好  ,正室側室之爭也好  ,從根本上這些都是“前現代”的  ,置於現代語境下都不具備合法性 ,對其津津樂道 ,極易產生價值觀上的不適感  。包括《延禧攻略》《如懿傳》等評價較高的古裝劇  ,網絡上也常見對其價值觀的討論 。

          對於影視劇  ,哪怕是古裝劇  ,“現代”都應時刻在場 。即對古代素材的摘取  ,視角的選擇  ,理當體現一種現代關懷  。對於古代那些已然發生的歷史事實 ,實在不宜沉浸其中  ,變成缺乏超越眼光的賞玩  。

          別說古裝劇  ,哪怕是古代小說  ,價值觀滯後的評價都不高  。《紅樓夢》之所以成為經典 ,也是因為其表現瞭“千紅一窟、萬艷同悲”的深刻悲憫  ,而《野叟曝言》這種渲染“功名富貴”“子孫滿堂”之類的小說  ,根本不堪與《紅樓夢》相提並論  ,從知名度而言也可見一斑  。

          “現代”在場的意義 ,也意味著用現代眼光重新檢視古代素材 。比如文人風骨、壯士悲歌、愛情悲劇  ,這些穿越古今、國界的價值沉淀 ,也不妨多納入創作視野  。

          當然  ,古裝劇呈現什麼樣  ,也不完全是創作者自己的自由選擇 ,還須迎合觀眾口味  。不可否認的是  ,身處社會轉型期的觀眾 ,其價值觀前後不一、口味各有側重也很正常  。但輿論理當保持足夠敏銳  ,在文藝批評的過程中 ,推著社會認知水位不斷上行  。

          易之